•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最高法司改辦負責人就“五五改革綱要”答記者問

    Law-lib.com  2019-2-27 18:31:27  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網記者 張晨

    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召開“五五改革綱要”暨中國法院司法改革白皮書新聞發布會。會上,最高法司法改革辦公室主任胡仕浩就“四五改革綱要”的推進落實情況、院庭長權力清單、智慧法院建設等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

    久久為功傳承“四五改革綱要”

    記者:“五五改革綱要”與“四五改革綱要”之間有什么關系?請簡要介紹“四五改革綱要”的推進落實情況。

    胡仕浩:兩個綱要一脈相承,都源自黨中央在新時代關于司法體制改革的統一決策部署,都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思想,都保持了問題導向和目標導向,都是以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為根本目標。 

    截至2018年底,“四五改革綱要”確定的65項改革舉措都已全面推開,涉及改革文件256件、重大改革試點24項,11項改革成果轉化為法律規定。通過推進“四五改革綱要”,新時代人民法院司法體制改革主體框架已搭建完成,重大改革領域均取得實質性突破。一是以司法責任制為核心的審判權力運行體系初步建立。全國法院從原來的21萬名法官中遴選產生12.5萬名員額法官,隊伍革命化、正規化、專業化、職業化水平進一步提升。二是人民法院組織體系和機構職能體系進一步優化。截至2018年底,最高法6個巡回法庭共審結案件33335件,占本院結案總數的50.35%,累計接待群眾來訪11.7萬人次,被譽為“老百姓家門口的最高人民法院”。三是以人民為中心的司法為民機制實現創新發展:司法公開全方位深化、全面實行立案登記制、訴訟服務持續優化升級、“執行難”問題得到有效破解。

    “五五改革綱要”在完成“四五改革綱要”確定的建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審判權力運行體系基礎上,提出要在更高站位、更深層次、更寬領域、以更大力度深化新時代人民法院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未來5年,人民法院將著力打造民生司法保障網的“升級版”,搭建更加普惠均等、便捷高效、智能精準的訴訟服務制度體系,切實減輕人民群眾訴累;健全更加優化協同高效的組織體系和機構職能體系,切實提升審判質量、效率和公信力,免除人民對司法不公的擔憂;健全更加開放、動態、透明、便民的陽光司法制度體系,完善配置多層次的訴訟制度體系,確保人民群眾不僅能夠公正獲得訴訟利益,并且可以盡快實現。

    明確院庭長權力清單杜絕燈下黑

    記者:請問如何科學理解司法責任制改革中放權與監督的關系?

    胡仕浩:司法責任制改革是司法改革必須牢牢牽住的“牛鼻子”,是深化司法改革的核心和關鍵,是審判權力運行體系的一次深刻變革。2015年9月,最高法印發了關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責任制的若干意見,初步構建了“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的制度框架。隨后,又針對法官懲戒、履職保障、院庭長辦案、審判監督管理、輔助人員配備等方面,相繼出臺了配套性文件。2018年12月,按照黨的十九大部署,結合推進改革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又印發了關于全面落實司法責任制的實施意見,進一步細化政策、明確要求、完善配套。

    對司法責任制的認識,應當結合我國憲法法律和司法改革具體要求。這里的“責任”,既包括法官的個人責任,也包括合議庭、審判委員會的集體責任;既包括審判組織的違法審判責任,也包括院長、庭長的審判監督管理責任。按照司法責任制改革文件的規定,對于“四類案件”,院長、庭長有權要求獨任法官或合議庭報告案件進展和評議結果,并視情決定是否將案件提交主審法官會議、審判委員會討論。對于審判質效、辦案程序、紀律作風中存在的問題,院長、庭長應當依職權提出監督糾正意見,絕不允許放權后出現“燈下黑”問題。院長、庭長在權力清單范圍內,按程序履行監督管理職責的,不屬于不當過問或干預案件;相反,院長、庭長該管的不會管、不愿管、不敢管,怠于行使監督管理權,造成嚴重后果的,應當追究其相應責任。

    記者:請解釋一下院庭長權力清單。最高法下一步是否會制定關于院庭長權力清單和責任清單方面的文件?

    胡仕浩:權力清單,是法律為肩負特定職權的部門或人員確定的權力邊界,涉及職權依據、行使主體、運行流程等。為確保權責一致,一般都會有對應的責任清單。正面清單規定應當做什么,負面清單規定不能做什么。健全人民法院院庭長的權力清單和責任清單制度,就是要明確院庭長依法行使職權的邊界和責任。有了清單,院庭長能管什么、該管什么、憑什么管、什么時候管、不管會有什么后果,都一目了然、有章可循。改革在不斷深入,對司法責任制改革的認識,也要有一個逐步深化的過程。既要強調院庭長不能做什么,也要明確院庭長應當做什么,只有從正反兩個方面把規矩講清楚,才能確保改革蹄疾步穩。 

    “五五改革綱要”提出,要“明確院長、庭長的權力清單和監督管理職責,健全履職指引和案件監管的全程留痕制度”。下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將在充分總結各地經驗基礎上,進一步細化完善院庭長權力清單和責任清單,制定出臺更加精細化、更具操作性的文件,確保院庭長依法履職,責任制落實到位。總的思路是:第一,堅持于法有據。嚴格以人民法院組織法、法官法和三大訴訟法等法律為依據,依法設置權責,合理劃定邊界。第二,堅持監督有序。權力、責任清單的范圍應當遵循司法規律,符合改革精神,不能用行政命令式的手段規制審判權力,不能超越職權直接改變審判組織的結論。三是堅持全程留痕。所有審判監督管理行為都應當可記錄、可查詢、可追溯,不能脫離主審法官會議、審判委員會等制度平臺或辦案平臺任意表態。四是堅持權責統一。權力清單應當與責任清單逐項對應,不允許有不受責任制約的特權,科學構建“有權必有責、用權必擔責、失職必問責、濫權必追責”的審判權力運行體系。既要鼓勵法官擔當作為,也要約束權力的任性妄為,懲戒失職瀆職行為。

    擴大互聯網法院試點效應和示范效果

    記者:近幾年,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現代技術運用日趨廣泛,“五五改革綱要”在推動審判方式、訴訟模式和互聯網技術深度融合方面,有哪些具體考慮?

    胡仕浩:“五五改革綱要”在充分總結吸收各地法院探索實踐的基礎上,確定了以下改革思路:

    一是依托互聯網法院深化改革試點。杭州、北京、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探索有力推動了網絡空間治理法治化。下一步,我們將按照互聯網案件特點,完善互聯網法院管轄范圍和訴訟規則,改造優化電子訴訟平臺,擴大互聯網法院的試點效應和示范效果。

    二是在全國范圍內有序推廣在線訴訟。自2019年起,最高法將積極總結三家互聯網法院和浙江“移動微法院”等實踐經驗,充分利用我國移動互聯網普及應用的先發優勢,進一步提升電子訴訟在全國法院的覆蓋范圍、適用比例和應用水平。逐步實現在線立案、在線繳費、電子送達三類應用覆蓋全國法院,打造世界領先的移動訴訟服務體系。

    三是推動以立法方式構建電子訴訟制度。去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印發了互聯網法院辦理案件的司法解釋。其中一條規定,經征得當事人同意,互聯網法院可以電子送達裁判文書。司法解釋公布后,許多法院提出申請,希望也能適用這一條,原因當然是電子送達裁判文書效率更高、效果更好。但我們也明確告訴他們,這些前沿性舉措目前只能在三家互聯網法院先試先行,看能不能既便利當事人,也有效保障其訴訟權益,兼顧效率和公正。如果試點證明可行,我們會提出構建適應互聯網時代需求的新型管轄規則、訴訟規則,探索建立涵蓋管轄、立案、庭審、送達、執行等全部流程的電子訴訟制度,推動民事訴訟法修改完善,讓所有當事人都成為改革受益者。

    法制網北京2月27日訊


    日期:2019-2-27 18:31:27 | 關閉 |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